微信
关注官方微信
手机版
智慧人生  >  智慧头条 > 正文

凯发陈小春

  落红第十三章  这是市长父亲经常说给夫人的话。校长挺怀恨父亲,但又不敢得罪父亲。长大后,因为对父亲刻骨不满,所以做事全都和父亲背道而驰。父亲艰苦朴素、作风淳朴、行为规范,他便反其道而行之。应该说他那次野地里强暴了糟妻,完全是出于对父亲的叛逆。日后做了一校之长,更加肆无忌惮地背叛父亲。父亲做官为民服务,他做官是为个人服务。父亲没有学历,后天学那么点知识不够他塞牙缝。父亲整个一个大老粗。不然就凭父亲的工作业绩,早提升为市长了。父亲是大老粗,他就要成为知识分子。总之,只要处处和父亲不一样,就战败了父亲。他和父亲的仇结,在于父亲这个武夫总是张口即骂,举手即打。他的仇恨早已深入骨髓,怎奈是自家父亲,再怎么有仇恨,也得藏着掖着,不然会给世人笑话死。况且日后,他还得利用父亲这个副市长王牌,为自己讨关系、拉面子,目的在于步步高生。而步步高升,又是为了自家生活舒坦、幸福。  导演有了这种决定,特别珍惜奔红月。导演从未对女人认真过,也从未动娶妻生子之念,不知为什么,自从对奔红月产生激情,导演殷实地爱上奔红月。导演像年轻男子那样痴情,每隔几日就会送给奔红月一束红玫瑰,还用英文写上自家名字。周末或者节假日,导演会如期约出奔红月,与奔红月出入高级酒店、高级娱乐场所、带奔红月去郊外兜风。此间导演没有轻狂举动。一般来讲,中年男子都希望有个稳定的家,而女主人断然不是那种风骚女子。女主人要漂亮、贤淑、年轻,兼并才华横溢,以此作为炫耀资本。导演正是暗藏这种心机,才一改终生不娶的初衷。凯发陈小春  南柯来到庄舒曼身边神秘地说,舒曼,你猜谁来咱们寝室了?是你那昼思夜想的陈尘来了,看他那副情急样子,真叫人顿生怜悯。他在寝室足足等了你一个下午,凭他的执着态度,你就该放开那件事的羁绊重新接纳他,你是爱他的呀。既然对他还有深厚感情为何苦自己呢?与他言归于好吧,那种事有什么大不了的,男人多数在意女人的漂亮容貌,你那么漂亮,还怕他对那件事耿耿于怀不成?俗话说听人劝、吃饱饭,你说呢?

凯发陈小春

凯发陈小春​‍

  庄舒曼自从目睹肖络绎沦落到如此惨境,心中对肖络绎的憎恶减轻一半,并且感到肖络绎的所为是一种病态反应,只是当时她没能认清而已。她已不再昼夜为那件事烦恼。但她却不想去医院探望他,那会触景生情,要她想起那件事。那件事的伤痕刚刚结痂,她不能让伤口重新破裂。日前她很为庄舒怡担忧。庄舒怡非常挚爱肖络绎,一旦肖络绎有什么不测,她敢断言,庄舒怡会因此一蹶不振。肖络绎在庄舒怡心中的形象始终完美无缺。她要尽全力帮助庄舒怡解决一部分困难。肖络绎的入院费用很昂贵。从庄舒怡那里得知,肖络绎转院到北京一家最上乘的脑病专科医院,需要一大笔花销。所以她决定从即日开始减轻庄舒怡的负担,像几名女生那样自力更生。  争得店主同意,南柯来到一间娱乐物品齐全的包房。包房内齐刷刷地坐了一排和她年龄相仿的女孩子,她们的头发全都染成杂色、发型也是五花八门。她们坐在那里等待酒足饭饱后的男人来此处光临她们。她挨着她们坐下,紧张地望向门处。不一会儿工夫,包房门被人推开,进来几名穿着令人啼笑皆非的男子。他们的穿着很不四衬,西服上衣皱皱巴巴、皮上衣里面斜露出另一件上衣的衣襟,领带也是很不入流,既不档次,也不美观。此外,他们的头发几乎都有少量的白灰和油漆浮在上面。打眼一看便知道,他们是一群装修工。她忍不住一阵窃笑。真是世道轮流转啊,如今这等品位的男人也敢出来混玩兴。可仔细一想,她又不得不承认一个可怕的事实。可怕的事实则是现今一些上乘的花心男人,不再像前些年那样出来找玩兴,而是想出一种新玩兴。新玩兴即是找一个学识容貌堪称一流且又愿意充当玩品的女子,做金屋藏娇式的玩兴。也就是人们称之的“包二奶”。其实最准确的说法是即兴玩物。有些花心男人根本不会长期局限于一个女子的玩圈,而是将包下的女子玩腻后,给足补偿金,也就是青春磨损费,打发走了事。  庄舒怡垂头丧气走出校长室的时候,恰遇上去食堂就餐的庄舒曼。庄舒曼看到庄舒怡一脸的不悦,忙问庄舒怡发生了什么事?庄舒怡本来不想向庄舒曼讲出实情,以免庄舒曼跟着分心。但没能拗过庄舒曼的紧紧逼问,只好说出实情。  校长早已对威士忌酒垂涎,因此肖络绎的话音刚落,校长便举起杯子仰头喝掉杯中酒。肖络绎也毫不失言地举起杯子一饮而尽。校长、肖络绎连续喝掉三杯酒,都觉得内里有些烧灼感。为了打破校长的疑虑,肖络绎连连为校长夹着鱼翅、熊掌肉。校长毫不避讳地大口咀嚼起盘中菜肴。鱼翅、熊掌就是和普通菜肴不一样,有一种特别味道。那味道真叫天下奇绝美味。校长大口吃着、喝着,肖络绎冷眼旁观着,彼此间没有更多的语言,肖络绎讨厌和校长这样的小人言谈,校长觉得内心惭愧不知说什么好,自家对待肖络绎可以说是恶毒至极,肖络绎非但没嫉恨,反而还低三下四地宴请他,使他突然来了感动,决定日后善待肖络绎、补偿过失。他边吃喝边构想未来的事,待靠山登上第一把交椅,他要努力登上靠山先前的宝座,要肖络绎登上他的宝座,给洋妞这个心肝宝贝名分,对糟妻好一点。总之,他要在未来岁月里急流勇退、善待众生。可他万没想到,他已没有未来。他流出大量鼻血、头部翁翁作响、胸部开始气短。他在一瞬间似乎明白了什么,指向肖络绎说,肖络绎,你这个混蛋,在酒里下了毒是不是?凯发陈小春  庄舒怡的陈述,让庄舒曼更加确定肖络绎已由正人君子变成卑鄙之徒,用十恶不赦形容他亦不过分。姐姐拿他当作主心骨看待,他却置之不顾。在姐姐入院期间,本应该他守候在病榻旁,可他却一走了之不顾姐姐死活,还大言不惭地找到她,以此卸掉责任。这完全不像他的作风。自从他走进她们的生活,他很在意她们,她们若是谁有感冒发烧,他都会紧张得坐立不安,何况姐姐病得如此严重呢?

凯发陈小春

凯发陈小春

  落红第十二章(2)  落红第八章(3)  苑惜对自家的画幅胸有成竹,丝毫没有紧张。艾赢展开画幅时,苑惜看见艾赢的脸上露出一线喜色,顿时觉得自家能够被应聘进广告策划部。苑惜的作画风格别具一格、有独特创意,正符合广告策划部的要求。艾赢大致浏览了几眼苑惜的应聘作品,觉出作品的新意,随口说,留下她吧。凯发陈小春  庄舒怡如此黯然伤神,庄舒曼背上背包,转身离开病房。她是急于返回学校找到肖络绎,想质问他为什么对姐姐这般无情,害得姐姐生病入院。他刚好没有课时安排,在教研室内的画室作画。由于心情烦躁加上疾病的侵袭,使他拿画笔的手在发抖。尽管他极力控制疾病的发作,可这种顽疾就像毒品那样具有腐蚀力,先是体内鼓噪,而后像有许多蚂蚁在体内爬行,再是热血沸腾。她进入画室,恰赶上他犯病。由于对他的疾病无所体察,也就少了层顾虑。她没有留心他,上前一把抓住那只发抖的手,拖拽他走出画室来到外间的教研室,又从教研室拖拽他到室外。毕竟教研室还有其他教师,怎么说也得给他这个面子。他和一般的姐夫不一样。她的面部表情庄严肃穆,他从未见过她这样的表情。她一度表情都是阳光灿烂、充满天真纯情。但此刻的他根本没在意她这种表情,疾病使他耳鸣眼花、头脑发胀,因此她指责他的那些话,他根本没听到。她眼含热泪质问他,姐夫,我还可以这样称呼你吗?你还配做我的姐夫吗?姐姐住进医院,你不但没有去探望,反而离开姐姐。姐姐躺在病榻上,靠回忆支撑生命的空间,姐姐从此以后会一蹶不振,你知道吗?

编辑:
返回顶部